当前位置:美桃儿历史李隆基能实现开元盛世,与他在执政前期的哪两个优点有关?
李隆基能实现开元盛世,与他在执政前期的哪两个优点有关?
2022-10-25

“忆昔开元全盛日,小邑犹藏万家室。稻米流脂粟米白,公私仓廪俱丰实。”开元盛世,是中国封建社会当之无愧的顶峰;但这并不是由于唐玄宗有多么的卓越。如果就个人综合能力而言,他可能比不上很多帝王,与曾祖父李世民相比更是差得远。开元盛世的实现,一方面得益于李世民至武则天前期打下的基础,另一方面,与李隆基在执政前期的两个优点密不可分:知人善任、不徇私废公。

但仅仅这两点,就让很多杰出帝王甘拜下风,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,一起来看看吧!

唐朝施行的是群相制,即同时存在多个宰相,各人负责不同的工作。公元733年,宰相裴光庭去世,位置产生了空缺,于是李隆基让宰相萧嵩推荐人选。

萧嵩曾担任河西节度使,他的代表作是以反间计除掉吐蕃大将悉诺逻恭禄,并且起用名将张守珪等人,数次大败当时的劲敌吐蕃,其后他因功入朝为相。但在宰相位置上,他表现的就不怎么样,时常揣度上意、毫无主见。

当李隆基向他征询人选时,他本来想举荐自己的老友王丘,但后者把这个机会让给了韩休。在萧嵩的印象中,韩休一向以性格淡然,应该很容易控制,于是就听从了王丘的意见。

然而他看走了眼。韩休之前淡然,那是因为不在其位不谋其政,实际上他为人正直刚烈,向来有一说一、有二说二,从不趋炎附势;为了一件工作,他时常怼得萧嵩灰头土脸,甚至皇帝李隆基本人也时常被喷得下不了台;

另一位名相宋璟就时常感叹:“不意韩休乃能如是!”没想到韩休能够如此正直,我宋璟自愧不如啊。

而李隆基对这样的臣子也是相当忌惮。平日里他在宫里或者后花园游玩,每逢言行上有一丝过失,他立即紧张地问身边人:“这事韩休还不知道吧?”然而让他郁闷的是,每每话刚说完,韩休的谏表就递上来了。

天天这样被人找茬,别说是高高在上的皇帝,就算寻常人也受不了。有一天,李隆基对着镜子闷闷不乐,身边人当然明白咋回事,于是就就跟他建议:“陛下啊,自从韩休当宰相后,您是日渐消瘦了,为何不干脆把他免了?”

李隆基叹道:“吾貌虽瘦,天下必肥。萧嵩奏事常顺指,既退,吾寝不安。韩休常力争,既退,吾寝乃安。吾用韩休,为社稷耳,非为身也。”

我虽然瘦了,但大唐天下的百姓一定会变肥。萧嵩时常奉承我的意思,但每次跟他聊完政事,我心里都不踏实,甚至寝食难安;韩休则不一样,虽然他每次都跟我争得脸红脖子粗,但当晚我一定睡得很踏实。我起用韩休为相,不是为了我自己,而是为了大唐江山社稷。

所谓“谄谀易合,正直难亲”,从古到今,爱听好话、讨厌不同意见,是我们人类的本性;历朝历代的君主,即使个人能力再卓越,也对抗不了这个人性的缺点,这也是大部分时期正直的臣子难以被重用、溜须拍马之徒飞黄腾达的原因。但那时的李隆基不仅明白手下谁对谁错,更能压抑自己的喜好,重用让自己极为不愉快的臣子,就凭这一点,他就堪称一位了不起的君主。

当时的宫里有个名叫“黄瓜”的侏儒,身份是“供奉侏儒”,即可以理解为专门逗皇帝开心的弄臣。此人性格机灵、反应极快,而且油嘴滑舌、多才多艺,深得李隆基的喜爱;由于身高刚刚合适,李隆基时常把他当成拐杖一样杵着,走到哪带到哪,并且戏称其为“肉几”。平日里,李隆基还动不动对其大加赏赐,手笔之大让很多人眼红不已。用通常的概念来说,黄瓜就是李隆基的宠臣;在很多朝代,这种人往往会恃宠而骄,并且会得到皇帝的无底线庇护。

有一天,黄瓜进宫比平时晚了许多,李隆基感到奇怪,就问他怎么回事。黄瓜说:“臣刚才进宫时,在路上跟抓捕盗贼的官员迎面相遇,为了争道,我把他掀下马来,所以才来晚了。”说完趴下磕头谢罪。

依仗皇帝的宠爱横行霸道、冲撞执法人员,这样的场景在古代很常见,往往被大部分帝王视为小事,顶多骂几句,和和稀泥了事。当时的李隆基是这么说的:“只要没人上奏章说这事,你就不用怕,我就当它没发生过。”

然而黄瓜很不走运,过了一会,京兆官员的汇报就递上来了。李隆基当即翻脸,把黄瓜痛斥而出,交付有关部门按律乱杖打死。

无论在任何时代,人才都是第一位的生产力;而在我国封建社会,从来都不缺少人才,缺的是亲贤臣远小人的帝王;那些盛世的开启,无一不与执政帝王知人善用、任人以才有关;而朝代的灭亡,首先也是从用人失道、朝政混乱而起。

李隆基前期,能够很好的压抑自己的喜好,打造了名臣满朝、人人各展所能的清明政坛,为创造开元盛世奠定了牢固的组织基础;但在后期,随着他日渐自得意满,失去了进取心,口蜜腹剑的李林甫等人掌控朝政十余年,朝纲逐渐腐败,大唐繁华的外表下暗流涌动,最终以安史之乱为爆发点,彻底打断了之前百余年的发展势头。这也体现出,在高度人治的封建社会,王朝的发展兴衰与君主个人密切相关,这也是中国古代两千年走不出“其兴也勃焉、其亡也忽焉”怪圈的主要原因。